2018我的书屋获奖获奖文章

作者:张仕斌 更新日期:2019-01-08

 

获奖文章

 

一等奖

 

岁月静好,书香飘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塔河一中  九年三班  陶星月

常言道:“鸟欲高飞先振翅,人求上进先读书。”现在,我们读书,多数的时候,不是为了兴趣,为了获取知识,而是在完成某一项任务,或许是老师布置的作业,或许是领导突然布置的考察,又或许是为了不在人前尴尬,将自己速成为一个“博学多才”的人……

阅读,在某些时候,已经偏离了它原本的轨迹,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。

岁月,如音符般,静静地流淌在时光的长河中,可是,回首葱茏岁月,巧逢何时,我们是真正因为兴趣去捧起书本,阅读人生?

犹记那年,与书初遇,它笨重的样子和花花绿绿的图案让我对它产生了不小的兴趣,捧起书,用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字去艰难的理解入目的内容,明明是一个咬着手指,留着口水的小孩子,却偏偏囫囵吞枣地读完了整部《哈利·波特》。虽然,只是大概浏览,却让我对书的渴望一发不可收拾。

勇敢幸运的哈利·波特,聪明机智的赫敏·格兰杰,憨厚义气的罗恩·韦斯莱,睿智冷静的校长阿不思·邓布利多,卑鄙邪恶的汤姆·里德尔(伏地魔)……每个人物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刻印在我年幼的脑海中,霍格沃茨这座神秘奇妙的魔法学校,曾经是我心中奋斗的目标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对书的兴趣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愈来愈浅,反而渐渐加深,书籍,被我一遍又一遍的翻阅着,我温故而知新,从简单的故事中,领会到了人生真理。

读书,是我的一种兴趣,我是因为喜欢,所以阅读,因为兴趣,所以翻阅,我与书,已经成为挚友。

可那只是对我个人而言。

据调查,中国成年人每天花在阅读上的时间不到15分钟,只有日本人的几十分之一;每年阅读的书本也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;并且读的多数都非“知识智慧”而是“发家致富”之类的“毒鸡汤”。

中国主要读书的是中小学生,可他们读的书不是千篇一律的“真理”的教条就是将想象力磨灭的“格式化数理化”;不是“毒品”就是“催眠药”!不但无益于青少年增长智识,陶冶身心;相反还麻木了他们的心智,扼杀了他们的创造力。

俗话说:开卷有益,可这样看来,开卷,并不一定有益。

读书最多的,当属大学生。

可中国的大学生,若不是为了应付各种资格考试,恨不得离书远远的。可那一纸文凭上的东西,自己真的悉数掌握了吗?

读书,是一种愉悦身心,修身养性的行为,可若是这样强迫性的阅读,还不如不读。

反观百年前的中华民族,是这个星球上最爱阅读的民族,而现在读书量是我们几十倍的日本人,在那时候,可是以我们为榜样的啊!

历史上的中国人,都是满腹经纶,学富五车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啊!

别说一百年之前,就单论二十年前的八十年代,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的读书量也是现在的几十倍!

那时候,不单是学生将阅读作为一大兴趣,就连成年人,也对阅读如饥似渴;那时候的书店,满是墨香,隔着老远,都能闻到书籍的味道。

短短二十年,中国人的阅读量就渐渐缩水,阅读兴趣,渐渐被各种追求功名利禄的行为毁掉了!就如神秘的玛雅文明一般,由盛转衰。

为啥?因为西方的发达国家在休息的八小时中,在锻炼读书,而我们中国人却在吃喝玩乐。

听过一个笑话,一位父亲,为儿子讲故事,“在春秋的时候……”儿子听到这,问爸爸,“到底是春还是秋啊?”爸爸回答:“春秋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。”

儿子点点头,爸爸接着讲“在春秋的时候,有一群诸侯……”“爸爸,到底是猪还是猴啊?”儿子继续问。“诸侯是古代各国国君的统称……”

虽然这是一个笑话,免不了有些夸张的成分,可它还是充分地体现了我国国人的阅读现状:从青少年开始便陷“半文盲”状态……

青少年是我国未来的栋梁,是祖国未来的支柱,如果青少年都变得没有文化了,那么,我们中国,将“命不久矣”。

一个不爱阅读的民族,必将是低智商的民族,那么,这个民族,一定没有未来。

所以,趁着阳光不燥,微风正好,时光安好,岁月无恙,在午后时,徜徉在花丛中,捧起一本益书,让满园芬芳,混合着墨香,伴随着微风,飘向每一个角落,让书香像清茶一般,回味无穷,让美文像乐声一样,三日绕梁。

愿岁月静好时,书香永飘扬。

 

 

 

二等奖

 

穿梭千年,只为了赋高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许广祎

 

穿过时间的细流,我愿与他相约品茶,与他共看事态炎凉,与他共谈情意感伤,若能再相见,我要为他赋高歌一曲,为他颂成就辉煌。

当高昂的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去还复来。”在我耳边响起时,我才惊觉,这便是李白壮志难酬的无奈,尽管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”。但他还是不停地攀登高峰,一篇篇被千古吟唱的诗句在耳边回荡,引领着我来到盛唐时期的繁荣昌盛,品味诗仙笔下的巍峨长安。他那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的自信狂妄;他那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壮志豪情;他那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”的豪迈张扬,都令我崇敬。愿为李白赋一首张扬不拘一格,走自己的格调,显自己的文采的歌。

当清脆的鸟鸣伴着菊花的芳香迎面而来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倾薄田,一份犁地,终身饱足,这便是陶渊明心中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一样的生活。何必生于繁华,身入喧闹,看那柳絮飘飘,共赴逍遥。看“武林”谁领风骚。隐匿荒村野桥,远离凡世尘嚣,岂不为一快事哉?悠然回眸,见西山之人,方为心怀雅宁,恬淡闲适之人,结庐在人境,却无车马之喧,问君何能成彼尔,答曰:“心远地自偏”。一场繁华落下后,留下的就是像陶潜一样的拥有一颗沉静的心了吧!为淘渊明赋一首悠然隐市,醉心郊外,沉下一颗浮躁的心之歌。

当看见刘备三顾茅庐,只有请他出山相助时,我才知道这便是诸葛孔明的过人之处。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却把自己和其他人一样看待,了终身只守一条准则:“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!”他谦逊待人,谦虚做事,他战功显赫,为官清廉,为刘汉大业呕心沥血,只为完成“兴复汉室,还于旧都”的宏伟大业,他一生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在先主刘备去世后,在自己即将出征的时候,写出了被后人咏诵的《出师表》,被诗人陆游赞为“出题一表真名事,千载谁堪伯仲间”。为诸葛亮赋一首清廉,谦虚,愿为目标用尽全心的歌。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需秋风悲画扇,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,骊山语罢青雪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,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”当与他相见,已是两百多年前,他深居清朝为达官,却淡泊名利,在内心深处,厌恶官场的庸俗虚伪,我愿与他共同月下小酌,共谈古今风流,共品古书文雅,共观古舞娇柔,共赏古曲激场,这样,足矣。为纳兰容若赋一首易感、文雅,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伤感之歌。

当皑皑白雪映入眼帘,湛蓝的苍穹之下,我已站在了耀眼夺目的红色布达拉宫。布达拉宫里,佛像前,一个人,手里盘着佛珠,口中念着佛经。人们都说,因为一个人,向往一座城。走进布达拉宫,他是雪域最大的王,流浪在拉萨街头,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他是僧,心向佛,他必须清戒,可他却无法忘情,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他内心只盼:“最好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”

你说他必须清戒,可他愿破规弃戒;你说他无情,可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,爱自己想爱的人;你说他快乐,他受万人朝拜,他却无法左右自己的心。被困在雪域之巅,被束缚在宫殿之间,他拥有权力、荣誉、财富,可他却无法拥有那世间最简单不过的爱情,只因为他是被佛选中的六世达赖,是雪域最大的王。“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”愿为仓央嘉措赋一首为痴心向佛,为心中的执念甘愿付出全部的歌。

当时光的细流汇入大海,我已回到了现在,曾感伤古人身世,现却愿为之赋歌,我穿梭千年,只为在与他相见之时为他赋高歌一曲!

 

三等奖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书香四溢

塔河一中八年一班   许航

?    德国文学家歌德曾说过这样一句话“读一本好书,就如同和一位高尚的人在交谈。”每每拿起书柜上的每一本书,我总是很陶醉的沉浸在里面的故事情节,随其跌宕起伏,梦想往往便孕育其中......

?     我还记得第一次去书屋的时候:一排排的书柜上有序的摆放着整齐的书,无论大人还是孩子们都席地而坐静悄悄的看书,静静的品味书香。那种时光还真是快活啊!

?    我始终相信一句话“书籍是巨大的力量。”虽然我已经忘记是哪个名家所言,但这句话却让我记忆犹新。

?    当我受到了成绩上的打击而一蹶不振时,是那小小的书屋在安慰我,更是那一本本书如同无声的伙伴一直陪伴着我,陪伴在我身边,让我有了慰藉,也让我遨游在知识的海洋;当我因为做好了一件小事而骄傲自大的时候,是那书屋里的一本本书如同严厉的老师一直教导我,告诉我不该这么想,让我的情绪稳定,远离了自大的情绪。

?     现在是一个高科技时代,人们不仅仅求于与书相伴,更多的是方便携带的电子书,那么那些纸质书会渐渐被人们遗忘吗?

?    五柳先生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。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。”;宋濂“每假借于藏书之家,手自笔录,计日以还”的精神很让我敬佩,古仁人学习的精神不正是我们所该学习的精神吗?

?    古今中外,世里论今。如今新生于新世纪的我们不应该利用好现有的资源,认真读书吗?

?     如果没有书,孩子们怎么能自由自在的在书海里遨游,在自己的文章中尽情的天马行空,发挥想象,创造自己的天地;如果没有书,那世界便会多么无趣,生硬。

?    就是那一片书屋,那片小小的天地,让我在闲暇之余,获得了新的乐趣。

?    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涌出一句话“书藏古今,书香四溢。书中有梦,梦中有书。”

 

许放

许广祎

许航

陶星月

许颖